主页 > 360推广 > 全国统一大市场带来哪些商机和挑战
全国统一大市场带来哪些商机和挑战

  国家层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日前发布,从制度规则、市场流通、市场准入、公平竞争、资本和能源市场等各个层面提出“统一”的要求,力图“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政策引导,降低物流费用,打破国内的贸易壁垒,构建更可控更具竞争力的供应链和价值链,形成全国一盘棋的大市场,这是内循环的要求,也是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形势变化的举措。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中,第一条工作原则就是“立足内需,畅通循环”。要求以高质量供给创造和引领需求,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更加畅通,提高市场运行效率,进一步巩固和扩展市场资源优势,使建设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过程。

  货能畅其流,是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先决条件。相比之下,我国的物流业虽然规模庞大,但成本还是较高。造成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制度性成本较高:断头路的现象、跨行政区域增加收费甚至罚款的现象以及最后一公里堵点的现象仍然普遍存在。这些不利于资源跨行政区域流动,对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立起到阻碍作用。所以,《意见》强调要“要进一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破除妨碍各种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和商品服务流通的体制机制障碍,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曾有人算过一笔颇具代表意义的物流账,即使在正常状态下,2壶装10斤酱油,从盐城寄到上海,收费标准是12(首重1gk)+18(续重9*2)=30元,仅快递费用就超过农产品本身利润成本。可见物流业衔接贯穿一二三产业,贯穿生产与消费,连动作用巨大。

  当下,在抗击疫情,保障民生物资的紧要时期,建设统一大市场畅通物流更显得具有现实与紧迫意义。为此在《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精神指导下,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连续发文,一方面严禁擅自阻断或关闭高速公路、普通道路、航道船闸;不得随意限制货运车辆和司乘人员通行;另一方面针对涉疫地区(中高风险地区所在县区)所在地的省级交通专班,要求根据本地疫情防控形势和重点物资运输需求,提请省级联防联控机制适时启动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制度,按照全国统一式样制发《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并畅通办理渠道,明确办理条件、程序、范围、渠道和时效,确保办理便捷。这在一定意义上都有利于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但中国物流行业的结构与制度,技术与管理等方方面面的深层次问题仍需亟待解决。

  《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一经发布,物流概念股就大受追捧,资本市场已经闻风而动。未来中国物流业有三大趋势值得关注:第一,未来物流作为“第三利润源”将受到重视,专业第三方物流公司将持续高增长;第二,随着上游下游进入整合阶段,中游物流行业也随之整合,龙头将持续集中;第三,数字化程度高且有关键节点资源优势的龙头将持续获得成本优势从而胜出。

  全国统一大市场的一个重点方向是为了培育参与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以国内大循环和统一大市场为支撑,有效利用全球要素和市场资源,使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推动制度型开放,增强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中的影响力,提升在国际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

  这对全国性供应链的价值整合形成重大利好。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目的,就是稳定供应链,而不是脱链。为此需要优化商贸流通基础设施布局,加快数字化建设,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形成更多商贸流通新平台新业态新模式。推动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大力发展多式联运,推广标准化托盘带板运输模式。大力发展第三方物流,支持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建设,推动第三方物流产业科技和商业模式创新,培育一批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化平台企业和供应链企业,促进全社会物流降本增效。加强应急物流体系建设,提升灾害高风险区域交通运输设施、物流站点等设防水平和承灾能力,积极防范粮食、能源等重要产品供应短缺风险。完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推进多层次一体化综合交通枢纽建设,推动交通运输设施跨区域一体化发展。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区域联通、安全高效的电信、能源等基础设施网络。

  有扬就有抑,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战略方向在对于物流与供应链形成重大的利好的同时,更进一步明确了打破区域市场垄断的趋势。垄断与信息不对称不仅会造成市场失灵,也会增加额外的成本。为了切实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就必须进一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发挥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加强和改进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破除妨碍各种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和商品服务流通的体制机制障碍,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促进现代流通体系建设,降低全社会流通成本。所以,全国统一大市场,不仅是线下市场的统一,线上市场也会受到严格的管制,而这会对平台性企业形成新的挑战。价格垄断二选一将被严格限制视为违法,资本的无序扩张也会受到遏制。

  不管是放物流、强供应、反垄断,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基本内在逻辑还是在于扬抑并举,而事关经济民生的基本生活,物资资料,将会逐步受到严格的管控,小散乱市场发展的窗口期已经关闭,类似中国邮政这样国营的全国供销社体系,将承载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的畅通流动,会越来越得到加强和保护。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地方保护下的市场分割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占山为王,收买路钱的商业模式将难以为继。